花朝朝。

花朝.♡

想要做一个好文手.//

高考加油. ♡

禁止转载.

乌托邦 <Utopia >【2】

4
雷王国边境——

安迷修赶到了战场,而场上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他立刻加入了战场。

“是...是双剑的安迷修!!”眼尖的敌军发现了,惊恐地喊道。

“安团长!是团长!团长来了!”骑士团的骑士们激动地喊着。他们擦拭着脸上的鲜血,这个时候,安迷修的出现就像天神降临一般。

刀光剑影。

即便如此,骑士团与敌军的数量,仍是一比十。在这种情况下,安迷修深知反转的机会几乎为零。但作为一名骑士他不允许自己缴械投降,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刹——”敌军首领的刀刃刺入了安迷修的肩膀,安迷修身上的剑伤触目惊心。

“我发誓......”安迷修咬着牙,一字一句。

“我发誓..我发誓善待弱者!”安迷修挥剑斩向敌军首领。

“我发誓善待弱者!”听到安迷修的声音,骑士团集体喊着,在这一刻,洪亮之声响彻天际。

他们浴血奋战,他们无怨无悔。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嘶——”肩上的痛感一阵阵传来,安迷修拭去了嘴角的鲜血,“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刹——”安迷修用尽全力挥剑砍下了敌军首领的首级,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夹杂着鲜红的血。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圣空国——

“瑞,快走。”
“不要回头,不要想着为我们报仇,好好活下去。”
“对不起,不能看着你长大了。”
“妈妈——”

孩童的惊叫声吵醒了熟睡中的格瑞。他拭了拭额头的汗水,坐起身开始穿戴衣物。

“你们都在干什么——!这个点还没起,是在等着敌人的子弹射向自己吗!身为雇佣兵还不清楚自己的责任吗!”

粗鲁的男声从房门外传来,洪亮的声音像是要贯穿人的耳膜。

“知道了,知道了!”
“真他妈吵啊,这鬼地方真是没法子呆人!”

房间里满是雇佣兵的抱怨声。

格瑞已经带好头巾,给子弹上膛了。

格瑞是一名年轻的雇佣兵,在军队里一直是清冷且不易接近的形象。没有人见他笑过,他的脸上永远写着:“滚,不要靠近我的”,因此也没有人愿意做他的搭档,总是形影单只。

“站好——!站成一排!”长官气愤地喊道,他对这帮新兵很不满意。这些新兵成为雇佣兵已经半年,也上过战场,即便如此现在看来也毫无长进。

“你!把衣领摆正!”长官瞥了瞥面前地雇佣兵,看到他衣服上的污渍,喝道。

“你,看什么看!站直!”

“你......”

长官开始巡视,审查着每一位雇佣兵。

“小少爷,你这细皮嫩肉的,是来当兵的不是离家出走和家里置气的?”长官走到格瑞面前,上下打量着。

周围是一片哄笑声。

格瑞有些不满地挑挑眉。

他很厌烦别人称呼他为小少爷。

格瑞生得白净,身形修长,皮肤细腻,唇是浅浅的粉色,紫色的眸子流露着清冷。乍一看,的确不像是穷苦的雇佣兵,而是离家出走的大少爷。

但格瑞精湛的格斗技巧与在战场上的淡定缜密,都令其他雇佣兵刮目相看。在队里可没人敢这么叫他,没人想去招惹他,招惹一个随时可能在战场上立下大功一路攀升的人。

当然,后来也的确如此。

“你叫什么名字?”长官又问。

“格瑞。”
格瑞抬头看着长官,眼神里是锐利的锋芒,气势上丝毫不弱于他。

这个新兵,有意思。

“好,我记住了。格瑞是吧……到时候在战场上,期待你的表现。”长官转身走了,嘴角一丝浅笑转瞬即逝。

其他雇佣兵开始幸灾乐祸,他们似乎很想看到这个高他们一筹的人受到长官的特殊“青睐”。

夜晚,军营——

“明天又要去跟叛军打了,根本睡不着啊妈的!”

“且睡且珍惜吧。今晚指不定来个紧急情况组织我们走了。”

“哎......”

军营里一片哀嚎。

前线,战场。

格瑞攥紧了拳。他需要找到当年的真相,他不甘心真相就这么石沉大海了无痕迹,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去了一切。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整装待发。格瑞探了探腰侧的枪,回想自己是否已经给枪上了膛。说一点也不紧张也不可能,格瑞闭了闭眼,做了几下深呼吸。

队伍继续快速地行进着,一路上没有讲话声,只有军队整齐的脚步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严肃的神情。

tbc.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