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朝。

花朝.♡

想要做一个好文手.//

高考加油. ♡

禁止转载.

乌托邦 <Utopia >【1】

||.雷安

1
这是老国王的第五十八个生辰。

富丽堂皇的金殿里,响起了古典的宫廷音乐。昏黄的灯光下,年轻的公主羞涩地接受别国皇子的邀请,共入舞池。

「大哥,圣空国传来消息了。」

「嗯。」说话人是一名年轻男子。拥有着优秀的面容,紫绛色的眼眸平日里深沉得如易令人溺亡的深海。

沉沦着。

只是此刻他的眸中不是深海,而是荡漾着微波的浅湾——

他正注视着一名手捧鲜花的骑士。

骑士恭敬地俯下身,将鲜花献给他眼前那位身着洁白纱裙的公主。

年轻男子有些愠怒地看着。

他站起身,径直地走向那名骑士。

「可否将这位骑士借给我?」

他夺过骑士手中即将献出的玫瑰,不容置疑地对公主说道。

他的眼中出现了深海。

公主不自已地陷了进去,就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也许是恐惧。

「可...可以。」

——

「三皇子殿下,请放开我。」

年轻男子并没有理会,反而加重了力道。

「……雷狮!」

年轻男子名为雷狮。

他停下了脚步。

「安迷修,还是这样的你比较可爱。」他回过头,对着骑士安迷修邪气地笑了。

安迷修在看到雷狮的笑容时微微有些失神。

虽然他看过了雷狮的千百种笑容,但每一次似乎都能令他心动,就像被下了咒,中了邪,抵挡不了。

「若没什么事,在下就先行离开了。」安迷修低着头甩开了雷狮的手。

他希望雷狮没看见他微红的脸颊。

「不觉得里面太沉闷了吗?都不适合你我,对吗?」雷狮撑着头,漫不经心地依靠着栏杆。

…还有正当理由了。

「也就只有你这种缺乏信仰与责任的恶党才会这么认为了。」安迷修整理好领带,抬步准备离开。

正当他转身时却被雷狮一把拉回。

雷狮倾身将他压在冰冷的栏杆上,覆上他的唇。

唇瓣的火热冲淡了栏杆的冰冷,微晃的鸡尾酒在夜色下显得浓烈而沉郁。

「你的眼里,只许有我。」

|这虚伪的人类社会——
为了人间的宏伟
至上的欢乐稀薄得像空气|

2
「啪——」

舞宴上醉生梦死的贵族大臣被突如其来的爆裂声唤醒,昏黄的殿堂转入黑暗,只有几丝忽闪的灯光。

像惊骇的雷电。

张皇的人们四处逃窜,洁白的裙摆被踩的脏泞不堪,酒杯碎在地上,鲜红的鸡尾酒渗透着。

像殷红的鲜血。

「哈哈哈哈哈……」

角落里传来一阵疯狂的笑声。墨色的长发,带着紫黑色面具,似是想遮掩些什么。

——雷王星太子

雷暮。

鲜血四溅,辉煌的宫殿竟刹那间一片狼籍。

「这里......将变为废墟。」

……

第二天

「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我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带领全团赶往前线迎战五国,誓死效忠雷王国!」

「是,圣上。我以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的身份发誓:誓死效忠雷王国!」

骑士碧绿的眼眸中是绝对忠诚。

他看到了炮火硝烟的战场,他挥剑砍下了敌军的头颅。

安迷修从宫殿里出来,一路上都很懊恼。

昨晚宴会上引发暴乱的人虽已被囚住,但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不然就能避免了。

一定是因为雷狮。

安迷修在心里默默骂了雷狮一千遍。

......

「安迷修,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雷狮沉着脸。

「雷狮,我是一名骑士,身为骑士就应在国家危难之际誓死捍卫——

而不是与你在这黑暗的小房间里争吵。」

安迷修也同样板着脸,摆出不输于雷狮的骑士。

他对雷狮阻止他去玩前线的做法十分愤怒。

他本来好好走在路上,突然被雷狮暗算给带到了这个地方。

我是骑士,不是温室里供人欣赏的花朵。

「你也同样只是个效忠皇族的下属。
「你可别忘了我是谁——
「雷王国的三皇子。」

雷狮冷笑道。

他背过身,走向门前。

「好好想想如何取悦你未来的君主吧。安迷修。」

他关上门,剩下一片黑暗。

「你...你疯了吗?!快开门!」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会在这个时候就这么把他关在这里。

「...雷狮!」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坐在木椅上,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雷狮夺走了他的双剑,说了一堆有用没用的鬼话,最后把他关在这间黑屋子里。

我怎么不知道殿里有这种地方???

安迷修捂着脸,冷静分析。

「这门怎么这么结实......」在雷狮关门后,安迷修长时间着用各种强硬手段将门打开,可这门都毫发无伤。

「其他人肯定都在去往战场的路上了。而我这个团长竟被人暗算关在这里……太失败了……」

安迷修深知,雷王国此时的处境非常糟糕。被五国联合宣战,即使作为当今最强盛的国家也难以抗衡五国。更何况雷王国国王自从一年前就贪图淫乐,不理政事,国里叛乱频发,整个国家岌岌可危。

若是他再倒下了……

安迷修不敢再想。

他听到了骑士们虔诚地宣誓。

他看到了他的骑士团在浴血奋战。

他的耳边是刀剑碰撞的声音。

一夜无眠。


3
第二日早——

「安团长,你想从这里出去吗?」突来的人声拉回了安迷修的思绪。

「你是谁?」这声音让安迷修觉得有些许熟悉,但一时又说不上来。

「雷王国太子——雷暮。」

太子...?

安迷修不是很明白太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见过这个太子几面,在这之前的一些庆功宴上。宴会上太子和雷狮暗里争锋相对,令夹在中间的他着实有些尴尬。当时安迷修正好因为立了大功的缘故而坐在中间。

据说这个太子曾把他的侍从关入地牢折磨至死——

仅仅因为他在宴会上善意地提醒雷狮以至雷狮不会被下人匆忙端过来的红酒弄脏礼服。

后来有人说让那个下人端着红酒翻到雷狮的身上使他出丑的事是这个太子一手策划的,只是最后被他不知情的侍从给搞砸了。

想到这些安迷修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雷暮太子现在正「友好」地说要带他离开,不难想象他真正的目的。

安迷修并不想因自己的原因使雷狮受到束缚,而且他的骑士团可能也正陷入困境。但转念一想将他关在这破地方的罪魁祸首不就是雷狮吗,安迷修闭上双眼仔细分析。

「好,我跟你离开。」

权衡之下,安迷修还是决定让雷暮带自己离开。

骑士团还在等我。

抱歉,雷狮。

在跟随雷暮离开关上门的时候,安迷修心中还是有些许愧疚。

雷狮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皇室子弟,也不是被禁锢而不能鸣叫的囚鸟,相反,他是拥有獠牙利齿的狼,任何时候也不会失去王者风范。

顿时安迷修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雷狮不会因他而受到威胁停止狩猎。安迷修如此想着。

......

「什么?!安迷修不见了?!」在卡米尔告诉雷狮安迷修不见之后,雷狮一拍桌子,紫色眼眸中满是暴戾之气。

他冲出会议室,却「意外」地在转角处遇到了雷暮。

雷狮一把抓住了雷暮的衣领,「你带安迷修去了哪里?」

「哼,安团长只是去做了他该做的事情。」雷暮甩开雷狮的手,不甘示弱地盯着他,「雷狮,打个赌,怎么样?」

「乐意奉陪。」

「就赌......,如何?」

雷狮挑了挑眉,「好啊。」



-出其不意而制胜,亦是狼的作风.


tbc.


设定还没码晚 码晚评论区我会放链接..!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