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朝。

花朝.♡

想要做一个好文手.//

高考加油. ♡

禁止转载.

【雷安】My Salvation【1】

那天深夜,安迷修再次把自己灌醉了。


他的桌上杂乱地堆着空酒瓶,若你凝视着他的脸。会发现他的眼眶红红的,许是大哭过一场。


那个时候,安迷修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

人生有太多不尽人意了。


当你很想买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却无论如何买不起;

当你很想找到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却翻箱倒柜找不到;

当你很想看一部电视剧的时候,你却发现它已经下架了;

当你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却已经离开了。


可这个世界总会带给你一些奇怪的惊喜。


你很想买的那样东西你已经攒够了钱,可它却已经售空了;

你找到了你很想找到的那样东西,可你已经不再需要它了;

你很想看的那部电视剧上架了,可你已经没有兴趣看它了;

你很喜欢的那个人回来了,可你再也找不回当初喜欢他的感觉了。


这就是人生,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离开了,在你已经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回来了。


就像月有阴晴圆缺一般。

没有人可以事事顺心,

没有一件事可以自始自终地完满。


而往往我们最希望的,却又是完满的结局。


————


十年前,因为某些原因与家里断绝了关系——准确地来说是被赶了出来。为了生活,他在一家便利店打零工,每月的工资虽不算多,但至少也能养活自己。


晚上十一点,是安迷修的下班时间。


安迷修疲倦地揉了揉眼睛,朦胧着双眼收拾了柜台后,正拿起提包准备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好久不见。”


这突然的声音让安迷修吓了一跳。


清晰地在耳边响起,且带着一丝笑意。


可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却是让安迷修猝不及防——这是他曾每夜在梦中都会听到的声音,来自于他曾每夜都会梦见的人。


不可能的。

安迷修,你在想什么,怎么会是他呢?

安迷修出神地低头望着自己的提包,迟迟没有回应。


“安迷修?”对方略带些疑惑的直呼了他的姓名。


安迷修猛地抬起头,眼前闯入了一名男子。


他盯着安迷修,略带邪气的笑容更是衬托了他的英俊面容。


“......雷狮...”呆了整整十秒,安迷修才回过神来,叫出了对方的姓名。可话刚出口安迷修就恨不得穿越回去捂住自己的嘴——他要是不认识,或许还能让雷狮觉得自己认错了人因而可以省不少麻烦。


“你在这里打工?”雷狮盯着安迷修的工作服,眼神似有些诧异。


“嗯。”雷狮的目光让安迷修不由得有些焦躁,他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我的下班时间,店铺打烊了,如果有需要的请明天再来吧。”说罢便不由分说地拿出钥匙准备锁门,雷狮也只好从店里出来。


“我不想等到明天,就现在。”


安迷修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迷修......我想跟你聊聊。”


安迷修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他不知道雷狮为什么会回来,他不知道雷狮想找他聊什么。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雷狮,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不了。抱歉,恕我没有时间,明天我还要起早。”安迷修撂下这句话,就迅速转身跑走了。他绕进拐口处,简直狼狈地像是落荒而逃。


他看了看外面,松了口气,雷狮没有跟上来。


如果不是今天雷狮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人也许就永远的深埋在他的记忆里。


安迷修有点委屈。他花了几年才终于忘掉的人,凭什么他一出现我就要全部想起来。

雷狮,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你永远不知道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突然被拨开来有多疼。


安迷修跌跌撞撞地回到家,他关上门,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将自己蜷缩起来,他拿出沙发底下的酒,一饮而尽。


他并不是脆弱的人,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桌上歪七扭八地倒着酒瓶,他醉得不省人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想不到吧,明天要早起是骗你的。


午夜梦回中,不禁泪流满面。


不是be!!是he!!

是雷总的漫长追妻路。

下章开始进入回忆,是校园pa。

雷狮:甩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x

放心雷总不是渣男!!!

置顶🔝

花朝。

是个文笔非常非常非常差的文手orz

原耽|二次|唱见|C圈|饭圈

主月歌/bsd/mha/凹凸
霜月隼/中原中也|果戈里/轰焦冻/雷狮/朱正廷/戳爷
主始隼/双黑/雷安/嘉瑞

下面是在下一些很粗糙的文👇

-雷安

<乌托邦Utopia>

【1】【2】【3】


-嘉瑞

<乌托邦Utopia>

【1】【2】【3】


最后 禁止转载哦…!!!

感谢。♡

【时间飞行】
这是个人对时间飞行歌词的一些理解。
不一定准确 就是有感而发
欢迎补充
字丑请见谅_(:з」∠)_
请各位镇魂女鬼一定要看一看😭
真的不希望赵云澜真的是穿越过去的😭
不希望昆仑根本不存在😭
这样看更虐了啊😭

编剧我劝你善良😭

乌托邦 <Utopia >【3】

天色渐暗,军队已行进了一天,很多雇佣兵都已体力不支。

“呀——呀——”漆黑的夜色下一只乌鸦睁开了猩红的双眼,发出了凄厉的鸣叫,一轮血月高高挂起,像是预示了什么般,划破了宁静。

“哒哒哒——”突如其来的枪声不断响起,军队最前方的一排雇佣兵应声倒下。

“全军戒备!有敌军!”

格瑞灵巧地躲闪到一棵树后,他拔出枪,警惕地看着四周。

军队被这突然袭击吓得连成一团。

这个军队本就不是那么训练有素的军队,除了一名长官和副手,大多数都是一些市井混混,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就只能算得上是勉勉强强凑出来的队伍。

真正的军队早在几个月前赶往雷王国,要不是没有多余的军队,还轮不到这一群乌合之众去处理叛军。

“镇定下来!找好掩护,先找出敌人方位!”长官吼道。

雇佣兵们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四下分散寻找掩护。

一群乌合之众。

格瑞冷笑道。

敌人想在这片树林里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片树林常年被土匪所占,而如今这帮土匪与叛军勾结,似乎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这里。因此这些叛军土匪,正是想利用这一点,让来追杀的军队作茧自缚,被憋死在这片树林。

擒贼先擒王。

叛军首领一定藏在最隐蔽且不为人知的地方。但他又需要洞察全局,必是在高处......

高处......?

格瑞转身望向身后的一座小山。

这座山并不是很高,但站在山顶也足以看清山脚下的所有情况。山中有很多岩洞,极易躲藏,但山体嶙峋,同时亦难攀登。

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他可曾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

没有人料到,那座山,曾是格瑞的跻身之所。

格瑞攀上山,并且敏捷地躲过了那些杂乱的碎石。他很快到达了山顶,山顶有许多洞穴。

叛军首领现在绝对躲在某一个洞穴中。格瑞笃定地想道。他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他几乎可以肯定,正面对着自己的那个洞穴——叛军首领就在那里。

那里很适合躲藏,不易被发现——格瑞当年就躲在那里。有两个通道通往这个洞穴,一个是正对自己的这个狭小的通道,另一个是格瑞自己挖的暗道。

因此,叛军首领不可能回知道这条暗道。

格瑞绕过这个入口,跑向了另一边。

格瑞轻松找到了暗道,他的心跳开始加快。虽然他很熟悉这里,但对于自己能活着走出去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他闭了闭眼,走进暗道,不再去想。

走了一阵,格瑞隐约看到些许亮光。

“怎么样了?”
“他们仍在顽强抵抗,那个指挥官很麻烦。”
“让所有人下去,接着打,一个活口都别留!”
“是!”

格瑞听到了细小的交谈声,那个发布命令的人应该就是叛军首领了。

他摸现向腰侧的短刀。枪暂时不能用,太容易打草惊蛇。

格瑞出了暗道,正好到了叛军首领的指挥室。

他蹲下身,藏到了一块石头后面。

环顾四周,没有人,果然如他刚刚所说,将所有人都调下去了。

格瑞缓慢移动到了叛军首领的身后,正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叛军首领突然转身开枪。

警惕性很高。

“找死吗?!”叛军首领愤怒地吼道。

格瑞灵活地躲过了这一枪。既然对方已经开枪,他也没什么好闪躲的。格瑞掏出枪,与叛军首领交手。

毕竟对方是叛军首领,也并非等闲之辈。几番交手后,格瑞略显吃力。

他抬头看了一眼石壁。别人不知道,可他却知道。石壁上方有机关,许是当年在这里居住的人留下的。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的格瑞早已摸清这里所有的机关,就是不知道这些机关还剩几成威力了。

他心一横,举起枪向着上方石壁扣下扳机。

“轰——”霎时石壁坍塌了一大半。

格瑞也愣了几秒,没想到这么多年来这机关威力不减丝毫。

趁叛军首领怔在原地的时候,格瑞精准地朝他开了几枪。

叛军首领勉勉强强躲过了几枪,但依然挂了彩。他踉跄地靠着身后的石壁。

“你......!!!”他愤怒地嘶吼着,在格瑞看来这不过是困兽的最后悲鸣罢了。

格瑞冷笑一声,嘴角微微上扬,朝叛军首领身后的石壁开了一枪,随后快速的跳出几圈。

这就不能怪他了。好死不死,这叛军首领正好站在了一最可怕的机关前面。

“嘣——!”轰鸣的爆炸声响起,这里瞬间硝烟弥漫。格瑞轻咳了一声,朝叛军首领走去。

叛军首领满面尘灰,已手无缚鸡之力。他绝望地看着缓缓走进的格瑞,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格瑞砍下了他的头颅,并踢向山下。

叛军首领的头颅滚到了山脚。

刚刚的爆炸声使所有人都惊动了,叛军们有些慌乱地看着山上。当他们看到渐渐滚下的叛军首领的头颅时,便已心灰意冷。

而雇佣兵们极喜,仿佛一下子有了力量,杀向叛军。

一番混战后,零零落落的几个叛军都已投降。

格瑞也到了山脚,看着欢呼雀跃的雇佣兵们兴奋地呐喊,将叛军烙上手铐带走。

长官看着格瑞,笑了笑,走了过来。

“是你做的吧?”
“嗯。”
“很好,这次你立了大功了。”长官拍拍格瑞的肩,提醒他擦一下嘴角的血。他没有看错人,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全程注意着格瑞的动作,果不其然,格瑞又是一个让他吃惊的雇佣兵。

tbc.

凹凸世界第二季完结撒花!!!

P1大赛前四 P2雷安 后2P嘉瑞


深情对视 一眼万年 四处放闪 

我磕爆雷安!!!👌😭😭😭

只有格瑞嘉嘉才会这么护着了!!!直接护到身后啊!!!!akdnjsowbwbs我激动升天😭😭😭

夫夫联手👌 过年好啊过年好!!!


乌托邦 <Utopia >【2】

4
雷王国边境——

安迷修赶到了战场,而场上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他立刻加入了战场。

“是...是双剑的安迷修!!”眼尖的敌军发现了,惊恐地喊道。

“安团长!是团长!团长来了!”骑士团的骑士们激动地喊着。他们擦拭着脸上的鲜血,这个时候,安迷修的出现就像天神降临一般。

刀光剑影。

即便如此,骑士团与敌军的数量,仍是一比十。在这种情况下,安迷修深知反转的机会几乎为零。但作为一名骑士他不允许自己缴械投降,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刹——”敌军首领的刀刃刺入了安迷修的肩膀,安迷修身上的剑伤触目惊心。

“我发誓......”安迷修咬着牙,一字一句。

“我发誓..我发誓善待弱者!”安迷修挥剑斩向敌军首领。

“我发誓善待弱者!”听到安迷修的声音,骑士团集体喊着,在这一刻,洪亮之声响彻天际。

他们浴血奋战,他们无怨无悔。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嘶——”肩上的痛感一阵阵传来,安迷修拭去了嘴角的鲜血,“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刹——”安迷修用尽全力挥剑砍下了敌军首领的首级,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夹杂着鲜红的血。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圣空国——

“瑞,快走。”
“不要回头,不要想着为我们报仇,好好活下去。”
“对不起,不能看着你长大了。”
“妈妈——”

孩童的惊叫声吵醒了熟睡中的格瑞。他拭了拭额头的汗水,坐起身开始穿戴衣物。

“你们都在干什么——!这个点还没起,是在等着敌人的子弹射向自己吗!身为雇佣兵还不清楚自己的责任吗!”

粗鲁的男声从房门外传来,洪亮的声音像是要贯穿人的耳膜。

“知道了,知道了!”
“真他妈吵啊,这鬼地方真是没法子呆人!”

房间里满是雇佣兵的抱怨声。

格瑞已经带好头巾,给子弹上膛了。

格瑞是一名年轻的雇佣兵,在军队里一直是清冷且不易接近的形象。没有人见他笑过,他的脸上永远写着:“滚,不要靠近我的”,因此也没有人愿意做他的搭档,总是形影单只。

“站好——!站成一排!”长官气愤地喊道,他对这帮新兵很不满意。这些新兵成为雇佣兵已经半年,也上过战场,即便如此现在看来也毫无长进。

“你!把衣领摆正!”长官瞥了瞥面前地雇佣兵,看到他衣服上的污渍,喝道。

“你,看什么看!站直!”

“你......”

长官开始巡视,审查着每一位雇佣兵。

“小少爷,你这细皮嫩肉的,是来当兵的不是离家出走和家里置气的?”长官走到格瑞面前,上下打量着。

周围是一片哄笑声。

格瑞有些不满地挑挑眉。

他很厌烦别人称呼他为小少爷。

格瑞生得白净,身形修长,皮肤细腻,唇是浅浅的粉色,紫色的眸子流露着清冷。乍一看,的确不像是穷苦的雇佣兵,而是离家出走的大少爷。

但格瑞精湛的格斗技巧与在战场上的淡定缜密,都令其他雇佣兵刮目相看。在队里可没人敢这么叫他,没人想去招惹他,招惹一个随时可能在战场上立下大功一路攀升的人。

当然,后来也的确如此。

“你叫什么名字?”长官又问。

“格瑞。”
格瑞抬头看着长官,眼神里是锐利的锋芒,气势上丝毫不弱于他。

这个新兵,有意思。

“好,我记住了。格瑞是吧……到时候在战场上,期待你的表现。”长官转身走了,嘴角一丝浅笑转瞬即逝。

其他雇佣兵开始幸灾乐祸,他们似乎很想看到这个高他们一筹的人受到长官的特殊“青睐”。

夜晚,军营——

“明天又要去跟叛军打了,根本睡不着啊妈的!”

“且睡且珍惜吧。今晚指不定来个紧急情况组织我们走了。”

“哎......”

军营里一片哀嚎。

前线,战场。

格瑞攥紧了拳。他需要找到当年的真相,他不甘心真相就这么石沉大海了无痕迹,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去了一切。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整装待发。格瑞探了探腰侧的枪,回想自己是否已经给枪上了膛。说一点也不紧张也不可能,格瑞闭了闭眼,做了几下深呼吸。

队伍继续快速地行进着,一路上没有讲话声,只有军队整齐的脚步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严肃的神情。

tbc.

乌托邦 <Utopia >【1】

||.雷安

1
这是老国王的第五十八个生辰。

富丽堂皇的金殿里,响起了古典的宫廷音乐。昏黄的灯光下,年轻的公主羞涩地接受别国皇子的邀请,共入舞池。

「大哥,圣空国传来消息了。」

「嗯。」说话人是一名年轻男子。拥有着优秀的面容,紫绛色的眼眸平日里深沉得如易令人溺亡的深海。

沉沦着。

只是此刻他的眸中不是深海,而是荡漾着微波的浅湾——

他正注视着一名手捧鲜花的骑士。

骑士恭敬地俯下身,将鲜花献给他眼前那位身着洁白纱裙的公主。

年轻男子有些愠怒地看着。

他站起身,径直地走向那名骑士。

「可否将这位骑士借给我?」

他夺过骑士手中即将献出的玫瑰,不容置疑地对公主说道。

他的眼中出现了深海。

公主不自已地陷了进去,就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也许是恐惧。

「可...可以。」

——

「三皇子殿下,请放开我。」

年轻男子并没有理会,反而加重了力道。

「……雷狮!」

年轻男子名为雷狮。

他停下了脚步。

「安迷修,还是这样的你比较可爱。」他回过头,对着骑士安迷修邪气地笑了。

安迷修在看到雷狮的笑容时微微有些失神。

虽然他看过了雷狮的千百种笑容,但每一次似乎都能令他心动,就像被下了咒,中了邪,抵挡不了。

「若没什么事,在下就先行离开了。」安迷修低着头甩开了雷狮的手。

他希望雷狮没看见他微红的脸颊。

「不觉得里面太沉闷了吗?都不适合你我,对吗?」雷狮撑着头,漫不经心地依靠着栏杆。

…还有正当理由了。

「也就只有你这种缺乏信仰与责任的恶党才会这么认为了。」安迷修整理好领带,抬步准备离开。

正当他转身时却被雷狮一把拉回。

雷狮倾身将他压在冰冷的栏杆上,覆上他的唇。

唇瓣的火热冲淡了栏杆的冰冷,微晃的鸡尾酒在夜色下显得浓烈而沉郁。

「你的眼里,只许有我。」

|这虚伪的人类社会——
为了人间的宏伟
至上的欢乐稀薄得像空气|

2
「啪——」

舞宴上醉生梦死的贵族大臣被突如其来的爆裂声唤醒,昏黄的殿堂转入黑暗,只有几丝忽闪的灯光。

像惊骇的雷电。

张皇的人们四处逃窜,洁白的裙摆被踩的脏泞不堪,酒杯碎在地上,鲜红的鸡尾酒渗透着。

像殷红的鲜血。

「哈哈哈哈哈……」

角落里传来一阵疯狂的笑声。墨色的长发,带着紫黑色面具,似是想遮掩些什么。

——雷王星太子

雷暮。

鲜血四溅,辉煌的宫殿竟刹那间一片狼籍。

「这里......将变为废墟。」

……

第二天

「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我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带领全团赶往前线迎战五国,誓死效忠雷王国!」

「是,圣上。我以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的身份发誓:誓死效忠雷王国!」

骑士碧绿的眼眸中是绝对忠诚。

他看到了炮火硝烟的战场,他挥剑砍下了敌军的头颅。

安迷修从宫殿里出来,一路上都很懊恼。

昨晚宴会上引发暴乱的人虽已被囚住,但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不然就能避免了。

一定是因为雷狮。

安迷修在心里默默骂了雷狮一千遍。

......

「安迷修,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雷狮沉着脸。

「雷狮,我是一名骑士,身为骑士就应在国家危难之际誓死捍卫——

而不是与你在这黑暗的小房间里争吵。」

安迷修也同样板着脸,摆出不输于雷狮的骑士。

他对雷狮阻止他去玩前线的做法十分愤怒。

他本来好好走在路上,突然被雷狮暗算给带到了这个地方。

我是骑士,不是温室里供人欣赏的花朵。

「你也同样只是个效忠皇族的下属。
「你可别忘了我是谁——
「雷王国的三皇子。」

雷狮冷笑道。

他背过身,走向门前。

「好好想想如何取悦你未来的君主吧。安迷修。」

他关上门,剩下一片黑暗。

「你...你疯了吗?!快开门!」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会在这个时候就这么把他关在这里。

「...雷狮!」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坐在木椅上,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雷狮夺走了他的双剑,说了一堆有用没用的鬼话,最后把他关在这间黑屋子里。

我怎么不知道殿里有这种地方???

安迷修捂着脸,冷静分析。

「这门怎么这么结实......」在雷狮关门后,安迷修长时间着用各种强硬手段将门打开,可这门都毫发无伤。

「其他人肯定都在去往战场的路上了。而我这个团长竟被人暗算关在这里……太失败了……」

安迷修深知,雷王国此时的处境非常糟糕。被五国联合宣战,即使作为当今最强盛的国家也难以抗衡五国。更何况雷王国国王自从一年前就贪图淫乐,不理政事,国里叛乱频发,整个国家岌岌可危。

若是他再倒下了……

安迷修不敢再想。

他听到了骑士们虔诚地宣誓。

他看到了他的骑士团在浴血奋战。

他的耳边是刀剑碰撞的声音。

一夜无眠。


3
第二日早——

「安团长,你想从这里出去吗?」突来的人声拉回了安迷修的思绪。

「你是谁?」这声音让安迷修觉得有些许熟悉,但一时又说不上来。

「雷王国太子——雷暮。」

太子...?

安迷修不是很明白太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见过这个太子几面,在这之前的一些庆功宴上。宴会上太子和雷狮暗里争锋相对,令夹在中间的他着实有些尴尬。当时安迷修正好因为立了大功的缘故而坐在中间。

据说这个太子曾把他的侍从关入地牢折磨至死——

仅仅因为他在宴会上善意地提醒雷狮以至雷狮不会被下人匆忙端过来的红酒弄脏礼服。

后来有人说让那个下人端着红酒翻到雷狮的身上使他出丑的事是这个太子一手策划的,只是最后被他不知情的侍从给搞砸了。

想到这些安迷修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雷暮太子现在正「友好」地说要带他离开,不难想象他真正的目的。

安迷修并不想因自己的原因使雷狮受到束缚,而且他的骑士团可能也正陷入困境。但转念一想将他关在这破地方的罪魁祸首不就是雷狮吗,安迷修闭上双眼仔细分析。

「好,我跟你离开。」

权衡之下,安迷修还是决定让雷暮带自己离开。

骑士团还在等我。

抱歉,雷狮。

在跟随雷暮离开关上门的时候,安迷修心中还是有些许愧疚。

雷狮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皇室子弟,也不是被禁锢而不能鸣叫的囚鸟,相反,他是拥有獠牙利齿的狼,任何时候也不会失去王者风范。

顿时安迷修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雷狮不会因他而受到威胁停止狩猎。安迷修如此想着。

......

「什么?!安迷修不见了?!」在卡米尔告诉雷狮安迷修不见之后,雷狮一拍桌子,紫色眼眸中满是暴戾之气。

他冲出会议室,却「意外」地在转角处遇到了雷暮。

雷狮一把抓住了雷暮的衣领,「你带安迷修去了哪里?」

「哼,安团长只是去做了他该做的事情。」雷暮甩开雷狮的手,不甘示弱地盯着他,「雷狮,打个赌,怎么样?」

「乐意奉陪。」

「就赌......,如何?」

雷狮挑了挑眉,「好啊。」



-出其不意而制胜,亦是狼的作风.


tbc.


设定还没码晚 码晚评论区我会放链接..!